宁夏最新新闻

去年轨交区域扒窃案件同比下降近70% 是反扒民警们在默

17条线路,总运营里程705公里,共计415座车站,全路网工作日的日均客流接近1200万人次,单日最高客流近1330万人次……上海地铁承载了全市约65%的公共交通出行客流量,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地下交通“大动脉”。

近年来,上海公安机关依托“智慧公安”赋能,针对本市轨道交通路网特点和安防需求,不断强化打击治安顽症、净化出行环境。在2019年,轨道交通区域扒窃案件同比下降近70%,报警类110同比下降25.7%。

而这一切,离不开反扒民警的共同努力。他们像城市猎人一样,每天在地铁车厢穿梭,潜伏在人流密集场所,默默地“狩猎”,在日复一日的沉默中等待一刻的爆发。

等待沉默中的爆发

高天春,奉贤人,是一名从警校毕业的反扒民警。对于他而言,做警察是童年梦想的实现。他的日常工作就是在人流密集的地铁站发现、贴近,并且抓捕小偷,帮助受害人追回赃物。但这并不是简单的事情。

时隔多年,被问起第一次抓捕的情况,高天春依旧历历在目。他清晰地记得每一个细节、每一个动作。那是在莘庄地铁站外的公交车站,“早上5点,我从奉贤赶过来,当时只有我一个人。”尚且青涩的他谨记师傅传授辨认小偷的方法,在观察的过程中意外发现一个“不正常的人”。小偷挤上车,准备伺机动手,高天春想都没想一把抱住他,但没想到小偷一个反手把手机扔在了脚下,随后挣脱试图逃跑。“要不是有个热心群众帮了我,我还抓不住小偷呢。”

第一次单独行动,给高天春带来了几天的多巴胺上头。但过了兴奋期后回想起来,他甚至有些后怕。从发现小偷、跟踪小偷,到抓捕小偷,这三个环节一气呵成,但对于反扒民警来说却只算入门,其他案子是作案在前,取证在后,反扒却恰恰相反,是取证在前。

这对便衣民警有着很高的要求。在高天春办公桌上,贴着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一句话:我就是个演员。“我们会扮演各种各样的角色,从跟踪到抓捕,都不能让人感觉到你的存在,直到抓捕的最后一刻都是如此。”